點播排行
動漫·招遠血案 動漫·是誰破壞了我的家庭 動漫·貪食的魚兒 動漫·最近比較煩MV 微電影·回來就好 動漫·邪教是個神馬東西? “米涂”遇邪知返記:... 全能神差點要了我的命 揭開“全能神”的“誘... 墜落 微電影·與愛同行 警惕邪教全能神 “米涂”遇邪知返記:... 我終于走出了法輪功的魔掌 法輪功讓她失去了生活方向 為驅魔門徒會邪教信徒... 沙畫·警惕身邊的邪教 法輪功毀了我美好生活 邪教靠什么活下去 動漫·招遠血案 微電影.迷途 華藏宗門教主吳澤衡的... 她帶著悔恨赴黃泉 莫把毒餌當良藥 “米涂”遇邪知返記:... 微電影·回歸 全能神邪教讓我們失去親情 揭開華藏宗門真面目 邪教教首“妃子”哭訴... 沙畫反邪 識破邪教全能神 門徒會害死了我的母親 誰扭曲了我的思維 遲來的幸福 走出法輪功的夢魘 健身氣功在邊城 劉麗鳳:法輪功帶給我... 師娘追求“圓滿”的悲劇 “消業”讓牛慶云關了... 黃志農荒唐的“飛升”鬧劇 齊云平:我看清了法輪... 臨終前的醒悟 一位居士的回歸 謝國興:他們棄我而去 癡迷法輪功讓老兩口走... 一個女教師的十年噩夢 “全能神”破壞了我們... 張秀芳:功友的死使我覺醒 誰是造謠推手? 法輪功內亂史 醒悟者南中孚自述 法輪功虛假的“做好人” 法輪功教唆我弟弟焦永... 王明光:消業害人奪命 楊惜芝掐夫除魔 追蹤劉明書的“白日飛升” 汪琴:我所知道的全能神 “圓滿”只是個騙局 親歷者眼中的“酷刑迫害” 全能神毀了我的幸福之家 練功害死了老賈 遠離精神鴉片——蔡群...
當前位置:首頁 > 視角 > 世界邪教大觀

名家講堂|曹銳:反邪教,文藝工作者不能缺席-凱風網

分享到:
0
下載

視頻簡介

  曹銳 國家一級編劇、甘肅省政協委員、甘肅省文聯副主席曹銳接受專訪,暢談文藝工作者如何發揮自身優勢,介入反邪教題材創作,以及文藝工作者的“在場主義”和“文化自信”。 

 

  問:您好 曹老師,首先感謝您能夠接受我們的采訪。您創作了很多甘肅題材的舞臺劇和電視劇作品,應該說,為推動文化事業大繁榮、以及為地方經濟建設做出了突出貢獻,以《苦樂村官》為例,這部劇應該說通過隴劇、電視劇、秦腔的形式上演,那么首先請您談一談對于該部劇創作的初衷。 

  曹銳:其實創作的初衷對我而言更多的是一種情懷,那么為什么說情懷了,我的經歷決定了這種情懷,我在上個世紀90年代曾經當過一年的扶貧隊員,后來在2000年以后,我又在一個貧困縣當過兩年的掛職副縣長,至今我兼任了貧困村的名譽村主任,那么這些經歷,和我見證了農村在這20多年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那么我想通過一個文藝作品,把甘肅農村發生的這樣翻天覆地的變化,讓更多的人了解,通過黨的這樣一種扶貧政策和國家力量,使我們甘肅的農村發生了怎么樣的翻天覆地的變化,同時我想讓更多的人了解甘肅農民的這樣一種面孔,他們不再是那種落后愚昧的這種一種形象,而是進取的、陽光的、勵志的,這就是我的目的、這也是我的情懷。 《苦樂村官》算是我醞釀已久的一個作品,最早是一部隴劇。后來,貫徹國家精準扶貧會議精神,我們將它改編成電視連續劇,陜西省秦腔藝術研究院又將《苦樂村官》改編為大型秦劇《村官》上演。其實,一部作品幾經改編,通過不同的藝術手段呈現出來,也是文藝創作 中的常有現象。不同的藝術呈現手段,會有各自的特點和方式,有自身的規律和聯系。但無論何種表現形式,同一題材的作品,所反映的故事內核和價值趨向是相同的。 

《苦樂村官》以革命老區哈達鋪為背景,通過村主任萬喜“借雞下蛋”,帶領鄉親們養羊脫貧致富的一連串喜劇情節,表現了當代農民在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中,轉變等靠要依賴思想,勤勞致富奔小康的時代風貌。能為農村扶貧建設做出自己的貢獻是我的榮幸;能為傳播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添磚加瓦,對我來說也是一個難得的契機。 

  問:那么近年來 ,應該說由舞劇、話劇、地方劇融為一體的舞臺劇頗受廣泛電視觀眾的喜愛,應該說很多專家將這一現象稱之為“中國文藝復興”。那么就話劇而論,您如何看待這一現象? 

  曹銳:話劇它是一個外來品,但是進入中國以后,我們在不斷的這么多年的融合,和中國文化的融合,它發生了一種新的走向和定位,那么它在話劇的進程當中,雖然我是主要做戲曲這方面的,但是我對話劇呢,因為我是上海戲劇學院畢業的,我曾今的啟蒙的作品就是話劇,那么我對話劇有一種獨特的情感,所以我非常關注中國話劇的發展史,近些年我們的話劇在舞臺上,他的各種各樣的樣式,他借鑒了國外的一種非常前衛的一種結構意識。同時他也把最好的電視劇或者是影視改編成了話劇,在舞臺上呈現受到了很多的觀眾的喜歡,比如說,最近由咱們省政法委和甘肅省話劇院聯合出品的《魂歸何處》,他一最現代最新銳的手法,把這樣一個非常特殊的題材,使得迎來了很多的受眾,我覺得他在話劇的載體和樣式上做出了一種突破性的嘗試,這也是我覺得這次讓我得到的最大的一個學習和欣慰。 舞臺劇的表現形式和門類很廣泛,話劇是其中一種。舞臺劇在經過繁榮發展、漸歸沉寂后,進入新時代,確實呈現出一種“復興”和“振興”的現象。當然,這也是相對某些地方、某種劇種而言,優秀的文藝作品一定會有市場。 

話劇是一個“舶來品”,也是一門綜合性藝術,融入中國后加入中國元素、呈現中國表達,近年來因為表現形式和題材創新的不斷變化,使之這一藝術形式發展較快。不僅許多優秀的文學作品、影視作品被改編為話劇,一些以前的話劇也在不斷被重新編排。在題材創新方面,話劇也進行了許多整合和創新。這次我在蘭州觀看的原創話劇《魂歸何處》,就是甘肅省把反邪教宣傳與舞臺藝術相融合的一次大膽嘗試。 

問:您常說,“要做有擔當的文化人”。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文化自信”的問題,您認為什么叫“擔當”和“自信”? 

  曹銳:我認為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文化興國運興,文化強民族強。沒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沒有文化的繁榮興盛,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黨的十九大報告對文化的重要性認識是前所未有的,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的科學定位是前所未有的,為文化藝術工作者指出的方向、提出的任務是前所未有的。 

那么對一個常年,我已經從事文化創作工作31年了,我覺得我們迎來了最美好的時代,所以在這些年的創作過程中,我也常常的思考這樣一個問題:一個地方,如果經濟強盛,文化薄弱,就像一個巨人一條腿長一條腿短,必定不能快速奔跑。如何讓一個地方的城市靈動起來,提升靠的不是別的,而是文化。對我來說,戲劇文化的藝術作品,如果在一個城市里頭能夠強大起來、強盛起來,使得他與經濟能夠并行,這才是真真的一個成功,加入我們的經濟搞得再好,如果我們的文化要上不去,我覺得它是有缺陷的它的精神就會坍塌。 

  問:那么目前在藝術題材創新方面,您認為目前中國的文藝作品有哪些特點和不足?結合反邪教工作,文藝工作者在今后如何涉足和介入反邪教宣傳,創作一批膾炙人口的作品?  

  曹銳:我覺得這個問題是一個非常深刻的問題,但是做為我呢,只能做一個淺表的表達。我覺得“展現文化自信,講好中國故事”這是大的方向。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學作品、文藝形式,這是不管任何一個國家都是文化發展的特色。要說不足,可能面臨的共同問題是,中國的文化傳統與現代世界接軌,對自己文化更新轉化、對外來文化吸收消化的能力。我們如何在這里刨除一些粗劣的東西,對祖先留下的精髓的東西進行傳承發展并發揚光大,這是我們的最大的一個癥結和一個牽脈的東西。所以,在任何時候外來的文化如何的先進,但是在這個同時,我覺得作為一個中國人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前行這個腳步從來不能讓步。這也是我們中國文化的底線。 

  問:那么也就是說,結合反邪教工作是否您也認同為反邪工作的教宣傳文藝工作者不能缺席?要有在場注意精神? 

  曹銳:只要是你生長在中國,在中國作為中國的文化人,在任何一個事件任何一個題材,任何一件牽扯到中國命運的事件時你都不能缺席,因為這是你最起碼的一個德行和底線。作為文藝工作者在反邪教這一塊你更不能缺席。為什么呢?邪教給人們帶來的是什么,我想通過這次的《魂歸何處》讓我在劇場所受的那種震撼使我至今心里有一份顫畏,那么我們國家問什么要下大力氣對反邪教這項工作,這是我們建在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著力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踐行中國夢和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等等中最大的絆腳石,如果我們對反邪教這項工作不進行強化,不對邪教進行清除,它在中國文化向前邁進的腳步中,對人的精神世界和靈魂造成非常大的傷害,或者是一種變異,或者是一種扭曲的人生,悲慘的人生,是一個更殘酷的人生,因為你著迷于邪教的時候,人最金貴的來世一趟,你除了你的靈魂你的生命,而邪教將要把我們這兩點最為金貴的東西都要奪掉的話,那這個社會我們要怎樣的生存,面臨怎么樣的進程,這是最重要的一個著腳點,所以我們在這次反邪教的題材上,我作為一個文化人,無論怎樣我都不能成為一個旁觀者,我應該是一個主題者。 

   問:您認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的一個方面就是實施“文化反邪工程”,換句話說反邪教工作也就是在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對嗎? 

一定是這樣的,因為我們現在不去占領這個平臺,占領這個市場,另外一種他就會上來他就會犯難,比如說在美國他們搞得一個叫《神韻》的晚會,借助傳統文化之名,打著中國傳統文化的幌子,宣傳邪教的比如說法能功知識,對中國文化和中國形象是一個極大的破壞損傷,對中國民族自尊心和中國人的心靈造成極大的傷害,做為我們文藝工作者,是不能接受和容忍的,我們應該做最強烈的反擊,這是一場戰爭,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精神戰爭 。 

  曹銳:實施“文化反邪工程”是反邪教工作警示教育的一部分,通過圖書、影視、舞臺劇,結合其它表現形式和表達方式,它應該成為一個綜合體系,引導人們健康生活、幸福生活,身心愉悅、精神富足,而不是少部分人沉迷于邪教組織編造的歪理邪說和謊言當中。比如說有些人得了病了,我就可以通過什么教就可以法功可以把病,這完全是不科學的這是偽科學的,所以在這個角度了政府應當下大力氣重視,當然現在我們已經非常的重視了,那么在“文化反邪工程”建設當中,做為文藝工作者首先應該積極參與其中,不是說你寫了一部作品你就參與其中了,更多的我覺得在精神層面上和在平時的宣傳當中要有自覺的意識和自覺地擔當,不斷地把這種宣傳帶到任何一個地方,使得他生根發芽,所以了在這當中我們要發揮作用和力量。一定是當先的,就是你自我的這種擔當意識一定要強到一個極致。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當代中國精神的集中體現,是凝聚中國力量的思想道德基礎。文化的影響力首先是價值觀念的影響力。加快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掌握價值觀念領域的主動權、主導權、話語權,要求我們必須把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作為凝魂聚氣、強基固本的基礎工程,作為一項根本任務,切實抓緊抓好,以更好構筑中國精神、中國價值、中國力量,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提供源源不斷的精神動力和道德滋養。從文化角度講,反邪教工作就是在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問:也就是說反邪教工作需要我們文藝工作者的戰場主義,做為文藝工作者不能缺席對嗎?  

  曹銳:是的,文藝工作者不能缺席,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著力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踐行中國夢,實施中國傳統文化傳承發展等等 ,就是要堅持先進文化的發展方向。對于文藝工作者來說,堅信黨的領導,堅持文藝方針,堅定意識形態十分重 要。這個事情是代表著你做為一個文藝工作者的底線和他確實要把控的一個要脈, 什么線都可以破唯獨這個線是不能破的。 據我了解,邪教組織近年來也拋出了一些所謂的“文藝作品”,比如邪教“法輪功”在國外組織起來的“神韻藝術團”,打著“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幌子在世界各地大搞所謂的“神韻晚會”演出,借傳統文化之名,行宣傳邪教“法輪功”之實。對中國文化、中國形象是一種極大的破壞,對中國的民族自尊心和中國人的心靈造成極大傷害,文藝工作者也是不能接受和容忍的。 所以這塊舞臺,我們一定要用另外一種力量去壓掉它占領它,如果我們不去堅持的夯實的去做這份工作,那么就會形成文化的一種導向和引領。 

曹銳:我看了不少這方面的題材,身旁的朋 友、同行也有許多優秀的人才參與創作,確實打造出了不少好的作品。比如甘肅,近年來大膽嘗試動漫劇、微電影、沙畫視頻等新形式,反邪教宣傳教育的普及面、受眾面、覆蓋面不斷拓寬。這也為文藝工作者提供了新的視角和新的契機。我在許多地方行走,也接觸了一些這方面的題材,正在醞釀、構思當中。 

  問:站在文藝工作者的角度,您對反邪教工作還有哪些建議或意見? 

  曹銳:生活中看到、聽到有不少人因輕信治病健體等謊言,誤入邪教組織無法自拔,并誘騙家人、同事、朋友加入,最后在事實和真相面前幡然醒悟、回歸社會的真實案例。這對文藝工作者來說,有些是很好的創作素材,可以進一步挖掘和處理,打造成文藝力作。當然,文藝工作者還可以利用自身優勢,幫助做好邪教受害者的教育轉化工作。對于反邪  教工作來說,這也是每個公民的責任和義務。 

評論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黑帽SEO